Tsuru's

【米英KQ】《Kleos》皇家婚礼 12

血玖罗:

目录




12


浴池是王耀又一个杰作,一个莲花状池子,两边有走到池底的阶梯,温水上面飘着无数玫瑰花瓣……柯克兰家族的标志之一就是玫瑰,当然玫瑰也是现在王室的重要标志之一,但是这飘满玫瑰花的温泉实在是太过女性化了。


不过现在亚瑟全身发紧,也就不在乎那么多了,再加上玫瑰气味优雅,他也乐得享受,于是让一众侍女退下后,他就在飘满玫瑰的温泉里面好好享受着。


温水浸得身体柔软无力,亚瑟知道自己没那多时间悠闲了。


他回过头望着王耀给准备好的脂膏和灌肠工具,面色复杂……


亚瑟实在不想遭这罪,不过他也不是那么青涩懵懂的人,知道不做好准备更受罪。


他也想过和国王说好只承担王后责任但是不履行国王伴侣的义务,不过别说王耀一天到晚在唠叨要个孩子,就今晚弗朗西斯来这一出,要是当晚他拒绝侍寝,那么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要想到哪里去了。


亚瑟叹口气,悠悠走出了水池。


 


国王有自己的私人浴池,和亚瑟一样,泡好澡换了舒适的睡衣,他就慢悠悠朝王后寝室走过去了。


他知道他的王后正在等他。


阿尔弗雷德明明是走向自己的温柔乡,却神情严肃,浑身肌肉绷紧,在本身半透明材质的纱衣下喷薄出不能抵挡的力量。


国王身后捧着酒和水果的侍女不敢看,只半低着头走路。


两个守卫守在王后门口,在王宫里面,从没有隐私可言。


国王示意守卫开门。


门缓缓打开了,他一眼就看到站在床边的自己的王后——亚瑟穿着同样米白色睡衣,双手交握在身前微微低着头。开门的一瞬间,亚瑟便缓缓屈膝向自己的国王和丈夫行礼。


阿尔弗雷德扶住了自己的妻子。


侍女们问是不是需要伺候宽衣,国王显然有点不耐烦,挥挥手让人都走了。


阿尔弗雷德环顾四周,床头柜上的小瓷瓶分外显眼。


国王用下巴点点那个方向,“这是王耀给的吧,你还是喝了吧,免得受罪。”


亚瑟吞了吞口水,拿起瓷瓶把里面的液体饮尽了。


这液体无色透明,带着一股玫瑰香气,很好闻,冰凉可口,一开始饮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。


阿尔弗雷德倒了两杯酒,想递给亚瑟一杯却被拒绝了。


“酒就不用了,我酒量并不好。”亚瑟心想,喝了酒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把寝室烧一遍。


阿尔弗雷德点点头,自己抿了一口就放下了。


两人之间一时沉默。


阿尔弗雷德打量了一下亚瑟,问:“身体都准备好了?”


亚瑟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
阿尔弗雷德笑了一声:“那我检查一下?”




-TBC-


那个池子可以参考一下华清池,原谅我的恶趣味(嗯,也是王耀的~) 







先到这里,下章开车

Luv Letter

图南:

01
冬天飘雪的城市。
雪落下来是冰凉的白,沾到睫毛上,被嘴里不断呼出的白气带得融化,目光一圈湿漉漉的光芒,周围隔着一层模糊的雾。
阿尔弗雷德抱着一袋刚买的面包,提着塑料袋装好的书,蓝色的围巾裹着大半张脸,留下眼镜下,眼睛五月晴空的蓝。他打着伞迎着对面走过来的人往前走,背的包暴露在伞外,留下星星点点的白。
家是临街的一栋三层公寓,没什么装饰性可言的灰色涂漆,乔治亚式风格,尽管不符合大部分人对阿尔弗雷德的第一印象引起的联想,一个十九岁的美/国小伙子,开朗奔放的性格,不会被任何黄金鸟笼束缚。
从口袋掏出钥匙开那扇玻璃门,雪白的楼梯,很快形成一个转弯,旁边空出来的地方停着一辆单车,把手上生锈了。
供暖系统的工作并不顺畅。阿尔弗雷德扯掉外套,拉开落地窗帘。伦/敦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阴冷,路灯从街道上茂盛的梧桐叶滤过,落在他脸上,是繁星般碎乱的光影。
他给自己准备了加鸡肉的三明治当晚餐,附上一条巧克力棒,一杯热可可。
直到做完这些,他才停下走动的脚步。扭开半人高的扶手椅边上暖黄色灯罩的台灯,从水渍斑斑的包里翻出笔记本电脑,点开邮箱页面,一边一本简•奥斯汀的《傲慢与偏见》,角落处的署名是一手漂亮的花体字。
收件人:Alfred•F•Jones.
阿尔,
你上次的邮件来得真慢!肯定又偷懒晚了几天才写的对吧,语法一堆错误!敷衍也要有本事啊笨蛋!
波/士/顿最近下雪了,我去学校的时候路上一片白,房檐上结了冰柱,太阳照上去的时候,会有像彩虹一样的颜色,我没法拍给你,不然一定要让你好好看看它们,真的很漂亮!
前几天罗莎带我去一家甜品店,找到一种很好吃的甜甜圈,蓝莓的口味最棒,烘烤时间正好,气味香浓,口感绵软,本来想给你寄几个的,想了想还是算了,反正你个笨蛋只会在乎那种高热量高脂肪低营养的快餐食品吧!干脆不想管你的体重了!(别再来跟我抱怨你的体重计坏了!那明明就是你自己造成的!)
圣诞节之前我应该会回去,票太难抢了,罗莎她打算跟新认识的一个朋友在这边度过假期,所以就我一个人回来。记得把你的卧室整理干净!我不想看到那些脏兮兮的地毯还有一桌子的零食,否则我会考虑让你去喝西北风!
最近几天有些忙,学生会堆了一堆事那群混蛋真是懒得出奇!论文下个礼拜就要交了还有个结尾没写完,啊还有上星期让你帮忙买的CD你买了没有?罗莎一直在催我啊!笨蛋好歹也把一些事情放在心上啊,帮你收拾摊子很累啊!
昨天在便利店里买东西的时候听到伦/敦最近也会下大雪,你记得多穿衣服,给你织的那条围巾还在吧,天冷了要自己学会加衣服,否则感冒了我才不想管你。你说房子里的供暖系统出了问题就自己找人修啊,隔着个大西洋的你难道以为我还能挥一下魔法棒就穿过来吗!我记得柜子里还有一床被子,实在冷就盖两层被子。
你那里应该快天亮了吧,这边差不多凌晨两点,不要跟我扯什么早睡早起身体好!要是你也有这么多事情要弄你肯定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!
算了我先去睡了,你记得快点寄CD,还有照顾好自己啊笨蛋,别总是让人操心了,我这些事都忙不完能拜你就少在那边添乱子吗!你怎么不说是你气得我睡不好的笨蛋!
发件人:Arthur•Kirland
2016.11.29 02:35
街道上还亮着路灯,光被树叶切成一段一段,夜色像无心撒落的一把黑色的星。房间里只有电脑还发着白色的荧光,光落在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眼睛里,像一片黎明在海平面升起。
他左手拿着一罐刚开的咖啡,身体随意地靠在椅背上,眼睛看着电脑屏幕,右手转着一支原子笔。
很久,他停下手上的动作,离桌子近了一点,鼠标点下回复键。
房间里只有键盘敲击的声音。
一边,电子钟亮起幽蓝的荧光,已经是凌晨五点,窗外一片深冬的黑,夜色均匀。
《tbc》






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……不过很想问问如果写大家觉得是BE好还是HE好?ˊ_>ˋ


【AM】An Idiot And His Prat

有生之年还能在看到AM

茶爽还是叉双:

七夕文赶不完了……(所以一群外国人搞什么七夕hhhh)拿之前给阿岁和五点合志《scrabble》的G文混个更新……
七夕快乐!


  “坐下。”Arthur把Merlin的肩膀往下按,“给我坐好了。”


  “我不觉得——”


  “闭嘴,”Arthur指着他的鼻子,“这是命令,不得违抗。”


  Merlin不再徒劳地尝试离开座位,不过他至少非常坚决地扭动着身子,摆出了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以示不满。Arthur满意地向下看着他,双手抱在胸前。


  “我无法理解,”Merlin不安地注视着一个沉默寡言的女仆把餐盘陆续端到桌上,“这些是什么?”


  “晚餐,很显然。”


  “‘你的’晚餐,当然了,”Merlin瞪住盘子里那只金黄、光裸的烤鸡,以及它周围那些看上去相当邪恶的苹果片,“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儿。”


  Arthur干咳了一声,右手握拳放在嘴边,视线瞟向一旁,装作若无其事地浏览着那些豪华菜品。“呃,我做了一些菜。”他宣布,好像只是在随意讨论天气。


  “你什么?”


  “烤鸡,呃,”Arthur说,“你应该尝尝烤鸡。”
  
  “你为我做了晚餐?”Merlin恐慌地直视着Arthur,“——天啊,我又做错了什么?”
  
  Arthur撅着嘴,可疑地脸红了,如同遭到什么屈辱一般,以一种即将开始冲Merlin大吼大叫的方式睁大了眼睛。“Merlin!”他说,拉开了椅子,在地上划出一阵令人不悦的刮响,“你永远都有那么多话可说,是不是?”


  “我应该担心自己被毒死吗?”


  “你应该闭嘴,”Arthur在他旁边坐下,回避着Merlin的视线,“然后吃你的饭。”


  Merlin最后瞥了Arthur一眼,咬住下唇来避免自己发出过于明显的笑容,然后拿起了勺子,开始碰他面前那碗颜色一塌糊涂的南瓜土豆汤。他没期待什么惊喜,但那完全是场灾难。尝试过Gaius的厨艺,Merlin很难相信有谁能把南瓜和土豆做出得更糟,但Arthur做到了,多半还是在他毁了半个厨房的情况下——Merlin拒绝想象Arthur是如何“小小地施展魅力”让厨娘愿意把自己的领地让给他的,真的,Arthur那一套非常有效,但他一点也不想知道Arthur对那两个新来的、缺乏定力的女孩抛了多少个媚眼。他现在只想把勺子生吞下去,借此忍住不让魔法冲出体外把这一桌子菜全部销毁。


  “你再对食物做出那种表情,”Arthur警告,“我保证你明天会在广场的菜刑架上见到它们。”


  “你称之为‘食物’?”Merlin夸张地把脸皱成一团,“你确信自己没把袜子煮进去吗?”


  Arthur哑口无言、难以置信地瞪了他一会儿,好像在思考应该用什么句子进行反击。那个女仆还在往桌上摆蜡烛,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护着烛火,完全不为他们所动。Arthur看了看那些品相极差的菜品,又瞟向Merlin,唇线倔强地抿着,表现得怒气冲冲,但Merlin足够了解他,以至于能察觉到对方极力掩饰的失落。他立刻就后悔了。


  “Well,”Merlin清了清嗓子,尝试作出一些补救,“事实上,它们也没有那么糟糕。至少你能,呃,试着去、”


  “你真的是个傻蛋,也是一个很烂的撒谎者,Merlin,”Arthur打断他,摆着手,一副疲惫又阴晴不定的样子,“没别的需要了,你回去吧。”


  Merlin一头雾水地阖上门离开时,看到Arthur背对着他,自暴自弃地用双手揉着头发。


————


  这不是Arthur做的第一件莫名其妙的事了。


  一周前,Merlin被一只狗舔醒,惊恐地在床头柜上发现Arthur的字条:“得到一只毛绒绒的生灵(以合法途径)。Gwen说你喜欢。 Arthur ”


  Merlin皱着眉,看了看字条的背面,空无一字,然后又翻回来,盯着Arthur可笑的庄重字迹和正式得夸张的页脚花纹。狗看上去年龄很小,毛色金黄,亢奋地在Merlin身上嗅来嗅去,尾巴以一种惊人的频率摇动着。Merlin打赌他从没跟Gwen或者任何人提及过狗,只在他施法变出一条猎犬、还没来得及解决它的时候被Arthur撞见过一次——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一只狗,我也不打算知道。别让它到处跑,白痴。”Arthur如此警告,然后就漠不关心地走过了长廊——至少Merlin认为他是漠不关心的。


  他在饲养动物上一窍不通,说真的,Arthur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。Merlin瞪着狗金灿灿的屁股,不知道Arthur为何能想出这么多方式折磨他。


  接下来Merlin陆续在床边找到了国王的恩赐,一条新皮带,两壶贡酒,时不时更换的长茎花卉,插在透明阔口花瓶里,还有一个神情嚣张的鸟类木雕,半人高,骇人地立在衣柜旁边。那些“小惊喜”全都相当惊悚,不过什么都显得微不足道了,当他在宿醉的头痛中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国王的床上,腰上搭着一只手臂的时候。


  “Arthur?”Merlin睡意全无,紧张地说,感觉到Arthur的呼吸拂在他颈窝处,带来轻柔、均匀的热气。Arthur没醒,Merlin迟疑着又叫了他一次。


  Arthur含糊地发出了点声音,扭着身子,床随之令人尴尬地动了几下,发出轻微的吱呀声。“Merlin?”他哼哼道,带着柔软的鼻音。


  “我为什么在你床上,殿下?”Merlin干巴巴地问,没有转身面对他。


  有那么一会儿,Arthur没说话,Merlin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,慌乱不堪地响着,像是直直捶着他的耳膜。


  “因为你醉成了一摊泥,而我又懒得把你送回Gaius那里去,”Arthur终于回答,松开了怀抱。就在Merlin暗自送了口气时,Arthur再次靠过来,把他揽入怀中。“不出我所料,你的酒量果然糟糕透顶。”


  他的声音很轻,浸满睡意,而Merlin只感到心跳拍着他的胸口,血液一阵阵涌向全身。他慌乱地盯着窗帘上迷蒙的光线,吞咽着,努力憋出几个字:“殿下,我应该——”


  “如果你闭上你的嘴,我会感激不尽。”Arthur的声音从他颈后传来,仍然是低沉而无忧无虑,“我得再睡会儿,别发出声音。”


  “但是我——”


  “我说什么来着?” 


  “‘闭嘴’。”


  “很好。”Arthur说,把头埋回去,额头紧贴他的后颈。Merlin僵硬地躺着,盯着窗帘上鸟群飞过的影子,不知所措。


  他们一起吃了早餐。或者说是,Arthur半是威胁半是强迫地把Merlin塞在了他对面的椅子里,监督他吃下半个橙子和几根香肠。Merlin如芒在背,浑身不安地咀嚼着,试图忽略Arthur时不时瞟过来的目光。


————


  他们不再提及睡在一张床上的事,Arthur没有停止给他送那些东西(仍旧很令人慌张),Merlin还在思考该给那条狗取什么名字,尽管Gwaine坚持要叫它“爱的造物”。说实话,他能就这么搞定生活的一点小小变化,但事情真正变得不可忍受,是在Merlin打开衣柜、发现自己的领巾全部变成了诡异的紫色的时候。Merlin来不及弄清楚这是什么恶作剧或者,更糟的,涉及什么魔法,只能沮丧地关上衣柜,放弃了领巾,端着Arthur的早餐一路步往国王的寝殿。把盛餐的盘子放在桌上后,他按照惯例径直走到窗前,一边大喊“太阳晒屁股啦”一边拉开窗帘,然后把一脸不情愿的Arthur强行拖下床。


  “展现点尊重,Merlin,我可是国王,”Arthur任Merlin给他套上衬衣,“这种无礼的行为能让你受顿鞭刑。”


  “噢,我真是相当抱歉,my Lord。”Merlin夸张地说着,粗鲁地把衣服往下拉。


  Arthur撇着嘴,直视着Merlin的眼睛,然后漫不经心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阵。“你没戴领巾。”他突然得出结论,盯着Merlin的脖子,“它们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  “哦,那只是,”Merlin随口回答,目光在房间里随意地扫视,“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都……”


  他的视线越过Arthur的肩头,落在墙角的一个银盆上,里面装着半盆泛着紫色的水。


  “我的天啊,”Merlin恍然大悟,恼怒地把目光移回Arthur眼中,瞪着他,“你洗了我的领巾!”


  Arthur看上去不知悔改地沾沾自喜,抬起下巴,微笑着。“我早就说过,我不是那种什么事的不会做的贵族子弟。”


  “你就是!”Merlin说,“它们不能放在一块儿洗,你个傻大头,染料全都混在一起了!”
  
  Arthur抬了抬眉毛,张着嘴。


  “而且,”Merlin接着说,“我实在不知道你哪来的奇思妙想,让你把恶毒的双手伸向了我仅有的十二条领巾……”


  “‘仅有’?”Arthur插嘴,惊讶地眯着眼睛。“十二条,Merlin,那是个不小的数字。”


  “哦,拜你所赐,现在那个数字变成零了。”


  Arthur撇了撇嘴,心虚地转着眼球,再把视线落回Merlin眼里。


  “我能叫人给你做几条新的。我们有一些,呃,”Arthur说,神色有点不太自在,“很好的裁缝,在Camelot。”


  “你真是超乎我想象地贴心,殿下,”Merlin扯出一个讽刺的微笑,“但这并不能消除我的疑惑。你知道,对于你来说,‘突然想劳动一下’的说法并不可信。”


  Merlin咬着嘴角,凶狠地翻好了Arthur那件红色外套的领子,垂下手,和他对视。Arthur轻轻皱着眉毛,难得地没有恼羞成怒,“我会告诉你为什么的,”他说,“但是不是现在。”


  “噢您,我英明的国王,”Merlin夸张地说,“没有在策划什么可怕的阴谋吧,我希望?”


  “你个蠢蛋。”Arthur别开了目光。


————


  新的领巾很快出现在了Merlin的床头,上等的棉布和染料,叠得整整齐齐。Merlin必须得承认Arthur在知错能改方面有着不错的修养,但他仍是个混蛋,就凭着他在替Merlin挑选布料时那句“要不要顺便给你制一身裙子?这样你就不用再在Morgana的衣柜前鬼鬼祟祟了”,Merlin就毫不犹豫地把那些洗坏的领巾砸在了Arthur脸上。尽管如此,Arthur还是为自己成功惹恼Merlin而得意洋洋,愉悦地推搡了他一下。


  说实话,Merlin从来没有想过他那十二条被毁掉的领巾有何归宿,所以当他再次看到那恶心兮兮的紫色出现在视野中时,情况就有点超出Merlin的理解范围了。


————


  “那人是个暴徒,”Merlin说,跟着Arthur走进房间,注视着他取下头盔,头发被汗濡湿成暗金色,“你受伤了。”


  “我‘赢’了,”Arthur说,把头盔递给Merlin,在椅子上坐下,喘着气,“不觉得这比‘受伤’好听些?”


  “是,随你怎么说,”Merlin笑着叹息,走到他身侧,弯着腰从肩膀开始替他卸下锁子甲,“你的确打败了他,”如果忽略掉你的对手(再一次)是个巫师、而我又紧张兮兮地在一旁搞了点小动作这一事实的话,Merlin暗自想,取下Arthur的肩甲,“谁不知道Camelot的国王是最好的剑士呀。”


  “我看你就不太知道。”


  “哦,相信我,我知道的事比你想象的多。”Merlin嘲弄地说,感到Arthur身上湿润的热气扑向他,他抬起头,发现Arthur正盯着他,欲言又止。


  Merlin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,笑了一下,被Arthur眼里吞吞吐吐的试探弄得有点不安。


  “怎么了?”他轻描淡写地问,把Arthur的手套放在桌上。


  “Merlin,既然你如此无所不知,”Arthur终于肯张开那张尊贵的嘴了,“那么你知不知道,如果一个骑士——这是个完全虚拟的情况——一个骑士,爱上了某个——”


  “好吧,谁是那个女孩?”


  “虚拟情况!”Arthur气急败坏地强调,“一个并不存在的骑士,爱上了某个完全假设的人——那么他会把对方的信物,呃,像是衣服布条之类的系在身上,”


  “——用来表明心迹,承诺自己会凯旋之类的,我当然知道了,”Merlin接过话,“——到这边来,我先给你包扎一下——”他领着Arthur走到一个矮柜旁边,转过身准备解开Arthur右肩上的锁钮,好看看伤口有多糟糕,“你提这个干嘛?”


  他一边心不在焉地问,一边按照程序拆下那层硬邦邦的肘甲,心想着这真是繁琐得让人——


  Merlin僵住了,瞪着Arthur手臂上系着的紫色布条。那种紫色,Merlin迟钝地想,除了在他可怜的领巾上,就没在别处出现过。


  Arthur的目光滚烫地钉在他脸上,Merlin只感到一点点疯狂和无尽的无所适从。“看见了?”Arthur说,声音听起来模模糊糊,如同远古传来的殷殷回响。


  Merlin像是被空气噎住了,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。“是的,”他说,“我想、天啊,我不知道——” 


  Arthur向他走近了一步,打断了他,身上侵人的热度瞬间将Merlin包裹起来。“你真的是个白痴,是不是?”Arthur拉长声音,一字一顿,“——我在引诱你。”


  Merlin盯着他,大脑一片空白。


  “噢,”他说,“噢。”


  这场面多少有点尴尬,Arthur的右手手臂还在流血,伤口不深,但看上去挺糟糕的,一股血沿着他的手臂肌肉向下滑到指尖。这有点令人分心,药箱在床底下,抽屉里也有一些备用棉纱,Gaius给的药水摆在桌上,应该先用绿色那瓶,然后是白色的;但Merlin就是不能把注意力集中他的本职工作上。


  “我以为你那张说个不停的嘴能发表点实质性的见解?”Arthur说,嘴角上扬,目光强烈、沉溺地望着他。


  “我能说什么,你这混帐,”Merlin吞咽了一下,“你明知道我根本就——”


  Arthur突然伸出左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,五指轻柔地穿进发丛。Merlin的话立刻就堵在了喉咙里,心脏漏跳,血液冲向耳尖。


  “我还在等你说话,”Arthur微笑着看他,“你脸红什么?”


  “……我不确定我能把话讲清楚,在你靠得这么近的情况下。”Merlin窘迫地说,为Arthur脸上那种似是而非的温柔心乱如麻。


  Arthur点了点头。“好吧。”他说,声音低柔而坚定,“那我们就略过那一步。”Merlin还愣在那里,下一秒,就感到Arthur的手指攥紧了他的头发,利落地引导着他的头调整好角度;然后Arthur的嘴唇就这么凑了过来,充满柔情地覆盖住Merlin的双唇。Merlin在震惊和战栗中头脑发昏,迟钝地反应过来,接着立刻就束手就擒了。


  Arthur不紧不慢地占据着Merlin全部的思维,节奏尽在他的掌控之中,而Merlin忙着找回呼吸,像他身边那座鸟类木雕一样僵在原地。
  
  “Merlin,”Arthur退开了一点,用额头抵着Merlin的额头,意味含糊而露骨地低声叫着他的名字。Merlin盯着Arthur的喉结上下移动,然后是他的颔骨、微张的嘴和线条庄重的鼻梁,最后他拉开一点距离,看向Arthur的双眼,在里面找到摄人的蓝色、迟疑而难抑的渴望、他的不可一世和他的脆弱,更多的则是他真诚的爱意。Merlin完全为之泥足深陷。


  Arthur再度吻上来时,Merlin毫无心理准备。这一个吻宠溺、热情而满是Arthur那种可爱的偏执,Merlin在放任自己沉陷其中之前理智地想着应该推开他,或者直接用魔法把他放倒,但当Arthur用上他的舌头时,Merlin所有的反应就只是双膝发软,不得不伸出手抓着Arthur的肩膀来保持重心。他发出一声呜咽,然后Arthur把他搂得更紧,手掌滑到Merlin的后颈,有力地稳住他,把Merlin拽入他的深渊中去。


  “白痴,”Arthur在亲吻的间隙说,接着又凑过去,啄着Merlin的下唇,“彻头彻尾的白痴。”


  “你真是要逮住一切机会羞辱我,是不是?”Merlin说 ,喘得声音断断续续,“要知道,你——”
  
  Merlin的衣柜突然响了起来,他们转过头,盯着它,看着一条毛色金亮的狗从衣柜后面窜出来,狂热地咬着一只袜子或者别的什么。


  “那是什、”


  “你的狗,”Merlin指出,“在长牙齿。”


  Arthur皱着眉头,把头转回来,用手拨开Merlin额前的头发。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它别来打扰我们?”他说,有点荒唐,但更多是甜蜜地凝视着Merlin,“这非常扫兴。”


  “最好的方法是从一开始你就别把它送给我,”Merlin说,“你知道它有多难伺候吗?”


  “我觉得你喜欢。”Arthur回应,“你说的,女孩们都喜欢花、小礼物和毛茸茸的东西。”


  “我不是个女孩!”Merlin嘶声着纠正,“天啊,如果你对此还有任何不能理解的,我可以立刻证明给你看。”他说着,动了动髋骨以示说明,Arthur吸了口气,看上去一副被取悦了的样子。


  “愚蠢、无畏、”Arthur评价道,沉迷地看了他一眼,手指滑过他的颧骨,轻柔地落在颊边,拇指按在Merlin的下唇上。“令人期待。”


  “而且那些东西,”Merlin接着说,“我没有一样喜欢的。说真的,皮带和木雕?”


  “至少它们都达到了预期效果。”


  “你这叫不择手段。”Merlin说。


  “这叫足智多谋。”Arthur反驳。


  Merlin发出一声喜爱而嘲弄的笑,像看世上最荒诞的一个奇迹一样看着Arthur。“勉强认同。”他说,细细观察着Arthur脸上每一点既喜悦又有点难堪的光芒,“但是我最好还是先解决你的伤口,嗯?”


  “你最好给我个感激涕零的吻。”Arthur恬不知耻地提议。
  
  Merlin最后看了一眼他的狗,有点晕头转向。药箱在床底下,抽屉里也有一些备用棉纱,他想,Gaius给的药在桌上,应该先用绿色,再用白色,而Arthur在眼前,神色专注又嚣张,用尽浑身解数引诱着他。Merlin不知道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想要的。


  他笑着叹了口气,勾住Arthur的脖子,把他拉向自己。
  
  


  The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