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suru's

Luv Letter

图南:

01
冬天飘雪的城市。
雪落下来是冰凉的白,沾到睫毛上,被嘴里不断呼出的白气带得融化,目光一圈湿漉漉的光芒,周围隔着一层模糊的雾。
阿尔弗雷德抱着一袋刚买的面包,提着塑料袋装好的书,蓝色的围巾裹着大半张脸,留下眼镜下,眼睛五月晴空的蓝。他打着伞迎着对面走过来的人往前走,背的包暴露在伞外,留下星星点点的白。
家是临街的一栋三层公寓,没什么装饰性可言的灰色涂漆,乔治亚式风格,尽管不符合大部分人对阿尔弗雷德的第一印象引起的联想,一个十九岁的美/国小伙子,开朗奔放的性格,不会被任何黄金鸟笼束缚。
从口袋掏出钥匙开那扇玻璃门,雪白的楼梯,很快形成一个转弯,旁边空出来的地方停着一辆单车,把手上生锈了。
供暖系统的工作并不顺畅。阿尔弗雷德扯掉外套,拉开落地窗帘。伦/敦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阴冷,路灯从街道上茂盛的梧桐叶滤过,落在他脸上,是繁星般碎乱的光影。
他给自己准备了加鸡肉的三明治当晚餐,附上一条巧克力棒,一杯热可可。
直到做完这些,他才停下走动的脚步。扭开半人高的扶手椅边上暖黄色灯罩的台灯,从水渍斑斑的包里翻出笔记本电脑,点开邮箱页面,一边一本简•奥斯汀的《傲慢与偏见》,角落处的署名是一手漂亮的花体字。
收件人:Alfred•F•Jones.
阿尔,
你上次的邮件来得真慢!肯定又偷懒晚了几天才写的对吧,语法一堆错误!敷衍也要有本事啊笨蛋!
波/士/顿最近下雪了,我去学校的时候路上一片白,房檐上结了冰柱,太阳照上去的时候,会有像彩虹一样的颜色,我没法拍给你,不然一定要让你好好看看它们,真的很漂亮!
前几天罗莎带我去一家甜品店,找到一种很好吃的甜甜圈,蓝莓的口味最棒,烘烤时间正好,气味香浓,口感绵软,本来想给你寄几个的,想了想还是算了,反正你个笨蛋只会在乎那种高热量高脂肪低营养的快餐食品吧!干脆不想管你的体重了!(别再来跟我抱怨你的体重计坏了!那明明就是你自己造成的!)
圣诞节之前我应该会回去,票太难抢了,罗莎她打算跟新认识的一个朋友在这边度过假期,所以就我一个人回来。记得把你的卧室整理干净!我不想看到那些脏兮兮的地毯还有一桌子的零食,否则我会考虑让你去喝西北风!
最近几天有些忙,学生会堆了一堆事那群混蛋真是懒得出奇!论文下个礼拜就要交了还有个结尾没写完,啊还有上星期让你帮忙买的CD你买了没有?罗莎一直在催我啊!笨蛋好歹也把一些事情放在心上啊,帮你收拾摊子很累啊!
昨天在便利店里买东西的时候听到伦/敦最近也会下大雪,你记得多穿衣服,给你织的那条围巾还在吧,天冷了要自己学会加衣服,否则感冒了我才不想管你。你说房子里的供暖系统出了问题就自己找人修啊,隔着个大西洋的你难道以为我还能挥一下魔法棒就穿过来吗!我记得柜子里还有一床被子,实在冷就盖两层被子。
你那里应该快天亮了吧,这边差不多凌晨两点,不要跟我扯什么早睡早起身体好!要是你也有这么多事情要弄你肯定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!
算了我先去睡了,你记得快点寄CD,还有照顾好自己啊笨蛋,别总是让人操心了,我这些事都忙不完能拜你就少在那边添乱子吗!你怎么不说是你气得我睡不好的笨蛋!
发件人:Arthur•Kirland
2016.11.29 02:35
街道上还亮着路灯,光被树叶切成一段一段,夜色像无心撒落的一把黑色的星。房间里只有电脑还发着白色的荧光,光落在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眼睛里,像一片黎明在海平面升起。
他左手拿着一罐刚开的咖啡,身体随意地靠在椅背上,眼睛看着电脑屏幕,右手转着一支原子笔。
很久,他停下手上的动作,离桌子近了一点,鼠标点下回复键。
房间里只有键盘敲击的声音。
一边,电子钟亮起幽蓝的荧光,已经是凌晨五点,窗外一片深冬的黑,夜色均匀。
《tbc》






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……不过很想问问如果写大家觉得是BE好还是HE好?ˊ_>ˋ
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Tsuru's图南 转载了此文字